【防疫】常德疾控:“杰”出“智”慧援黄冈(一)

    发布日期:2020-02-24 信息来源:市疾控中心 字体:[ ]

    在新冠肺炎疫情防控处在关键时刻,常德市疾控中心滕德智、程思杰两位同志响应号召,主动请缨,随湖南省疾控系统驰援湖北流调检测队支援湖北黄冈,担负流行病学调查和实验室检测任务。


      2月22日上午9点30分,常德市疾控中心为他们举行了简短而隆重的出征仪式。有领导嘱咐、有鲜花掌声;有豪言壮行、有万千叮咛;有热情拥抱、有泪流满面……期待两位勇士奉献青春,展示能力,发挥水平,为黄冈人民打赢新冠肺炎疫情防控阻击战舔砖加瓦,戮力同行;更期待两位勇士高高兴兴而去,平平安安而归。

    滕德智、程思杰都是本专业的研究生毕业,自新冠肺炎疫情发生以来,滕德智一直在一线负责流行病学调查;程思杰每天坚守在实验室进行新冠病毒核酸检测。此次他们两位组合出征,正如他们的名字一样,将用他们的“杰”出“智”慧支援黄冈,抗击疫情。

    今天我们收到了他们从前方发来的日记。为弘扬大爱无疆精神,鼓舞抗击疫情斗志,中心微信公众号将对他们的前方日记进行选登。同时,选登后方对他们的牵挂和祝愿,与前方呼应。

     

    前方日记①

        程思杰:希望能为黄冈的同行分担疲劳

    湖北黄冈       2月23日    天气多云

    我们此次驰援黄冈流调检验队(以下简称援助队)于中午12点到达黄冈市西达广场旁边景洋酒店入住,12:30酒店提供了午餐,12:50刚吃完午饭,没来得及任何休息就直奔黄冈市疾控中心,离我们酒店大概5公里。

    黄冈市内一片冷清,所有商家歇业,路上罕有车辆。打听得知,现市内只允许公务、医疗车队行驶,各个主要路口均有交警把守,私家车上路必须持有医师资格证或检验等相关证件方予以放行。行人也不得在街上走动。

    到达黄冈疾控后,切实感到这里的疫情形势完全不同于湖南,要严峻复杂得多。疫情暴发之初,黄冈市疾控中心从事病毒检验的人员严重不足,一天24小时忙得连轴转。1月31日,中国疾控抽调专家协助开展检验工作,通过20多天的摸索,将日检测能力从200-300份标本提高到现在500-600份。到目前为止,他们分为两个小组,一组上午,一组下午,第二天轮换,上午组检测样品多,工作量大,人更累。待我们援助队五人检验小组经过2-3天熟悉后,可以分成三组轮班。他们终于有了上两天休一天的希望。

    经中疾控专家指导后的黄冈疾控实验室颇有章法。分为核心区(标本提取室、RNA转移保存室、RNA加样室)和半污染区,用于新冠检测的实验室有七八间。核心区须装备三级防护,包括正压头罩。有一些建议,但刚来,还不了解情况,等上手之后再说吧。这里有三台q-PCR仪,分别是ABI-Q5、ABI-Q6、ABI-7500。所用核酸提取仪,四台硕世,两台我不知道的厂商,待以后了解再补充。试剂主要使用华大单通道试剂盒,据他们说,该试剂盒经他们对比过七八家不同企业产品,表现更佳。

    滕哥他们流调组情况不太了解,但估计要下到区县。

    明天检验队将跟随他们走一遍他们的检测流程,希望我们队能在2-3天熟悉,为他们分担疲劳


    后方惦记

     

    陈意:衣白褂,破楼兰,赤子切记平安还

          湖南常德     2月24日凌晨3点    万籁俱寂

     

    2月21日下午四点多,我们接到通知,滕德智和程思杰两位同事要出征援助湖北黄冈。五点多我和杨主任为他们准备出征的行囊和装备。六点多,翦君琴知道后,即便身体非常不舒服,却也忍着疼痛到处奔波,辗转跑了三四个地方为他们买了一些一次性的日用品。杨主任则为他们买了一些干粮以备不时之需,因为东西太多,压得她气喘吁吁,她实在提不动了,打电话叫我去帮忙。我到现在都记得,当时她站在丹阳天桥的台阶上,压得直不起腰喘着粗气的模样,还有她那一双手上被勒出的深深血痕。

    晚上7点,滕德智从澧县疫情处置现场匆匆赶了回来,拖着疲惫的身躯却异常坚定地接过了出征的行囊。要知道,他已经连续工作三十多个小时了。前一天晚上值了一个通宵的夜班,第二天白天就被派往澧县处置疫情,下午接到出征的通知,就马不停蹄地赶了回来。他是第一个向组织递交支援湖北请战书的,在所有人都不知道的情况下,他早就悄悄为自己准备了出发的行囊,就等着组织的一声号令。

    晚上8点,我跟程思杰交代了几句,告诉他给他们买了些吃的和一次性的用品,大男孩显得有点不好意思,我说不必客气,你是我们的英雄。他连忙说,这只是一次普通的选择,我们都是战友,只是战场不同而已。我说,虽然我们确实一直都在战斗,但是去前线比在大后方危险得多,你要保护好自己。他回答道:放心,专业的。简单的五个字,给人好踏实的感觉。他继续说,我们经历过埃博拉、非洲猪瘟、中东呼吸道...埃博拉的标本还是我从深圳带到北京去的,没啥,一个病毒而已,防护好它没理由感染的。听他那么一说,本来一直忐忑不安的我突然安心了不少。

    这个90后大男孩给人的感觉就是,心理素质特别好,特别淡定,处变不惊,别看他年纪轻轻,不曾想竟是位久经沙场的老将,心理素质杠杠的。

    2月22日上午九点半,我们在中心的篮球场为他们举行了出征仪式,帮他们整理出发的行囊,领导讲话、献花、合影...本来一切都按部就班,可是,当广场上突然响起《送战友》的音乐时,立马鼻子就酸了,眼泪忍不住,真的忍不住,明明前一晚大家都说好了第二天的出征仪式上都不要哭的,可是情绪还是涌了上来。就连我们疾控的保洁阿姨,跟我们一样从腊月二十五一直战斗到今天也没有休息的保洁阿姨,都悄悄地站在了壮行队伍的后面,手里拍着视频,嘴里念叨着,多好的后生啊,如果是我的孩子,我真舍不得他们出去啊......

    望着他们远行的背影,我的心情久久不能平静。没想到以前嘻嘻哈哈打打闹闹的同事,突然一本正经的要去最危险的前线了,为他们担心的同时也为他们感到骄傲和自豪。这个时候能挺身而出响应号召的都是好男儿,都是英雄。正因为有了他们英勇无畏的付出,这场战斗才能尽快结束,大家的生活才能尽快恢复安定。

    此时已是2月24日凌晨三点,三个小时之前才刚刚下班回到家的我,现在终于可以关掉电脑睡觉了。之所以写下这些,是因为我觉得这都是我们最珍贵的回忆,是我们用热血书写的青春,我一点一滴都不想忘记。亲爱的战友们,愿你们早日完成使命,平安归来!


    【打印本页】【关闭窗口】

    分享到:

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